首页> 品牌新闻

周治翰:构建数字供应链金融应具备“四力” | 供应链金融系列访谈

信息来源: 天下银保公众号

离开国家开发银行后,周治翰带领创办的企业几经周折,从网络借贷到金融科技,最终选定“供应链金融”这一赛道,要做“供应链金融科技ODM服务商”。

为何选定供应链金融赛道,供应链金融未来发展还有哪些想象空间?

开鑫科技总经理周治翰近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区块链、大数据征信等金融科技手段正逐步渗透到产业供应链中来,助推供应链金融变革创新。产业数字化是大势所趋,供应链金融是推动产业数字化的重要手段。

不过,周治翰也指出,供应链是宽泛的概念,涉及多个产业。构建数字供应链金融需要具备产业场景解构能力、业务数字化能力、数据清洗整合能力和技术安全能力。供应链金融助推产业数字化不是一蹴而就的,有赖于各产业数字化建设的推进程度。

供应链金融的“危”与“机”

面对反复的新冠疫情,周治翰认为,疫情对供应链金融的影响可以说是“危”与“机”共存。

一方面,疫情让整个供应链面临一定的挑战:一是因不能正常开工造成的供应链运营稳定性受创。二是出口导向型的中小企业,其出口压力将不可避免地进一步增大。“企业的经营收入大幅下降,经营成本大幅上升,上下游供应链不稳定,融资困境加剧。这都是疫情对供应链金融造成的不利影响。”周治翰称。

但另一方面,随着复工复产稳步推进,供应链金融的发展也出现了新的特点、新的机遇。

周治翰指出,首先,促使提升抵御供应链系统风险的能力。当供应链金融的覆盖范围达到“端到端”时,供应链金融的风险也就随之覆盖了整个供应链。疫情对供应链运营造成了极大的不确定性,因此供应链金融业务中风险防控成了关键因素,既要防范企业运营风险、信用风险,也要关注整个产业链的系统风险。

其次,促使企业提升数字化能力。具体而言,中小企业需要通过数字化提升自身的运营能力,既能提高运营的效率,也能及时将经营能力和行为数字化传递给金融科技机构,增强获得供应链金融支持的力度。

最后,促使发展在线数字供应链金融。疫情对于供应链数字变革和供应链金融创新的必要性进行了验证,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通过充分运用互联网、现代新型信息通讯技术,运用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各项技术,赋能真实供应链业务场景,将企业信用及业务场景转化为可溯源的数字凭证,实现及时、透明、可追溯,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从而提升供应链金融运行效率与服务质量。

金融科技渗透至产业供应链

随着区块链、大数据征信等创新技术的发展,供应链金融为核心企业及其上下游企业提供交易平台和融资解决方案,有效提高了供应链金融服务效率。尤其是金融科技逐步渗透到产业供应链中来,加速赋能供应链金融,助推供应链金融变革创新。

2020年9月,中央八部门联合出台《关于规范发展供应链金融 支持供应链产业链稳定循环和优化升级的意见》(即“226号文”),明确加强供应链金融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完善供应链金融政策支持体系,还指明场景化、生态化、线上化和数字化是供应链金融的发展方向。

在周治翰看来,226号文是迄今为止把供应链金融和金融科技结合得最紧密的一份文件。“无论是从服务中小微企业融资、金融机构风险识别的角度,还是金融监管的角度,供应链金融都必须与金融科技结合,这代表从监管的角度把金融科技放在了一个不可或缺的位置”。

“金融科技是工业互联网功能的延伸和趋势。区块链可以将核心企业与工业互联网的上游供应商、下游采购方交易中的关键业务数据进行上链管理,而这些数据,不仅可以让产业链生产更加高效,同时可以适用于金融服务,将金融机构引入各个平台,为平台上下游众多中小微企业提供实时线上信贷服务,通过建设数字信用体系,从而大大缓解了工业互联网平台上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问题。”周治翰表示。

利好政策的推出也助推了供应链服务市场的繁荣。周治翰指出,目前市场上主流的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提供商有三种:

一是以银行为首的传统金融机构,在资金端和大数据方面非常有优势,但很难对单一核心企业做深入的定制化开发和数据接入,除非核心企业体量足够且双方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才会提供深度和供应链融合解决方案。

二是金融科技行业核心企业,他们的优势在于可以依托自身体系内电商场景,再结合订单、物流、仓储等闭环数据为体系内供应链上下游企业提供金融服务和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再通过科技输出的方式向市场推广。

三是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提供商,一般为“解决方案+系统实施”为主的系统集成商,为大型企业自身供应链体系提供定制化程度很强的供应链金融系统。

“四力”构建数字供应链金融

在金融科技的加持下,供应链金融数字化成为行业发展的趋势。不过,数字化并非易事,首先在数据获取方面就存在不小的难题。“一是数据准确性、真实性。特别是财务数据的准确性,需要通过发票、人工尽调、与订单数据交叉核验等手段进行保证;二是各地方、各部门数据结构差异大,如何合理、有效且尽可能以统一的结构储存数据,以便于风险评估和数据分析,是眼下需要攻坚的难点。”周治翰指出。

其次,要规避数据隐私,数据抓取和治理要合规。周治翰介绍,为了合理合规利用数据,我们会与客户签署数据授权和隐私保护协议,明确双方权利和义务,为客户提供法律保障的依据;制定客户数据安全事件应急预案,并定期组织内部相关人员进行应急响应培训和应急演练,保证数据不外泄;数据在公网传输,必须加密,且需要通过双方互相验签,避免数据劫持破解;加密存储数据,对数据提取、导出有明确、严格的申请和申报流程。

要构建数字供应链金融,周治翰认为应该具备以下“四力”:

一是产业场景解构能力,由于供应链金融平台需要为所有产业链成员提供信息和集成服务,因此需要了解产业链成员的业务结构、业务特征、业务流程和业务风险,包括但不限于整个供应链的技术研发、物资采购、产品生产、分销物流、各类服务的分布状况、相互之间的关联和联动特点,从而进一步掌握具体业务环节的资金流动特性,各利益主体的诉求和痛点。这是帮助各类产业链成员相关业务有效数字化的前提。

二是业务数字化能力,在对产业具体业务场景解构的基础上实现业务的数字化。这一能力强调两个方面:首先是否将关键业务节点信息真实有效地反应到了平台数据层面;其次实现这一数字化的成本,包括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是否可以控制在经济可行的范围内。

三是数据清洗整合能力,数据的集成、清洗、整合,是从业务层面对数据进行解析,为智能化决策提供支撑的重要前提。

四是技术安全能力,是指平台技术稳定性、防攻击的能力。技术安全是平台构建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