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务电话 : 400-621-6021
  • 下载客户端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使用“扫一扫”即可关注开鑫贷官方微信

找答案

每个用户每日最多只能回答一个问题,回答正确得3积分,答错得1积分。

回答正确,获得 0 积分
请明天再来哦!

签到成功,获得 0 积分
请明天再来哦!

回答错误不得分,请明天再来
正确答案为:

回答错误,获得 0 积分
正确答案为:

邀请好友绑定银行卡可获得200积分,去看看

开鑫贷零坏账引关注:运用大数据监测小贷公司流动性

信息来源: 经济网

随着2013年以来P2P网贷平台井喷式的增长,P2P成为了大街小巷热议的话题。然而,近来层出不穷的P2P跑路、资金链断裂等丑闻却让人们对P2P产生了迟疑。

与此同时,作为第一家拥有“国家队”和“银行系”双重血统的P2P平台开鑫贷,却以其“零坏账”的成交纪录,吸引了众多业内人士的目光。甚至引来了累计超50家省市政府机构携大型企业的到访和调研。

到底开鑫贷有什么制胜武器?9月21日,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记者带着这个问题来到南京,对开鑫贷副总经理周治翰进行了专访。

用好小贷公司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优势

开鑫贷是由国开金融(国家开发银行全资子公司)和江苏金农公司联合打造的互联网投融资平台。截止记者发稿之时,开鑫贷平台已运营超过20个月,累计成交额50.5亿元,成交余额达24亿元,至今未发生一笔逾期。

在风险控制方面,周治翰首先提到的是与其合作的小贷公司。在周治翰看来,控制最终贷款的小微企业的风险方面,小贷公司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据周治翰介绍,江苏省目前有600多家小贷公司,基本分布在江苏的各个乡镇。由于贴近客户,离客户很近,小贷公司可以利用熟人经济或类似于熟人经济的方式提高获取信息的效率。

“比如说一个乡镇里面,我们知道基本主要就是一条街,大家各种信息都会在这个我们称之为‘一公里’的范围内汇聚。那么对于小贷公司,周边的这些小企业哪家赖账,哪家不行了,哪家做生意亏本等等,信息相对充分。”周治翰说到。

相比于银行对小微企业的风险控制,小贷公司显然具有更低的服务成本。因此在周治翰看来,由这些小贷公司承担网贷服务的“最后一公里”任务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不过开鑫贷也并不是将风险控制全盘甩给这些合作小贷公司,对于这些小贷公司,开鑫贷有自己独特的监控手段。

大数据与云计算,构建大风控体系

利用先进的网络技术实时动态监测小贷公司的流动性,便是开鑫贷对小贷公司进行风险控制的核心武器。

据周治翰介绍,江苏省从2010年开始建设小贷公司业务系统,每个小贷公司不再设立独立的后台系统,所有业务的操作都在统一的小贷公司业务系统上完成。“就是一个大的平台,我们称之为‘云服务’。”周治翰说。

据介绍,小贷公司在后台进行操作的每一笔贷款业务,都需将详细的情况全部录入云服务系统,财务数据和报表随即自动生成。“包括在我们开鑫贷网站上,如果小贷公司在我们开鑫贷网站上有一笔项目成交,会自动同步到云服务系统上去的,报送人民银行、金融办的报表,都是系统自动生成的。”周治翰介绍到。

监管部门因此可以通过云服务系统做一些辅助性的监管工作。例如监管评级,监管部门可以通过系统给出一部分得分,而不用针对所有情况亲临现场查看,只需针对一些必须赴现场查验的事项,例如数据录入是否准确,有没有账外经营等通过现场进行检查。

通过云服务系统,可以使监管工作量大大减少,节省了成本。“就是在这个系统的基础上面,我们实现了一个对小贷公司的高效的风险控制。”周治翰总结到。

除此之外,开鑫贷还设立了五道防火墙。第一层是小贷公司的准入,必须是全省监管评级在A级以上且经省金融办审批同意准入的小贷公司;第二层,开鑫贷对小贷公司进行综合授信,综合评定小贷公司的担保能力,授予合理的额度;第三层,由小贷公司对借款人进行担保,承担连带责任;第四层,由小贷公司的主发起人,承担连带责任担保;第五层,江苏省的小贷公司参与开鑫贷业务的,都要缴纳一定的风险准备金,作为流动性的补充。

通过以上种种手段,开鑫贷对各个环节的风险进行严格的把控。不仅做到了“零坏账”,而且因为其高效率,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得到了大大降低。

准公益平台定位,低成本扶持小微

据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记者了解,开鑫贷平台借款人最终融资成本为年化13%-14%,这不仅低于几乎所有的小贷公司,即使在P2P行业内也属于非常低的水平。

据周治翰介绍,在年化13%-14%的总成本中,8%-9%是给投资人的收益加上开鑫贷的费用,剩下4%-5%是小贷公司的费用(包含担保费用、贷前贷后的管理费用等)。其中,开鑫贷收取的费用仅为投资人总收益的10%,不到借款金额的1%。

“我们平台设立之初的目的,就是借助P2P网贷的理念,切实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等诸多问题,并引导资金服务实体经济。”周治翰表示,而在他看来,如今国内小微企业市场非常大,进入这个市场的参与主体越来越多,这在利于规范行业发展的同时,也对降低贷款利率大有裨益。“现在整个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的支持还远未到位。”周治翰最后说到。